● 王小弘老师:胡说八道与想象力的距离

来源:    日期:2014-1-29    浏览次数1994

胡说八道与想象力的距离
  

       在作文教学中,有一种特别值得警惕的现象:有的孩子很能写,提笔千言,离题万里,信马由缰,胡说八道,常被当做写作能力强,想象力丰富。这是把字数当做标准、把瞎扯当做才华的结果。对于孩子来说,胡说八道其实是打破常规所获得的一种乐趣,乐一乐,挺好,但若不幸被当做想象力来赏识,就可能误导了。
  写作文,想象力很重要,不论是构思一个细节,还是推敲一个用词,都需要足够的想象力去创造,才会妙笔生花。比如诗人写“黄河之水天上来”,让人一读就觉得雄伟壮观,很有气势,这就是想象力落到了具体的用词上。
  想象力的基础当然是想象。想象几乎是一种本能,胡思乱想,做白日梦,天马行空,都是想象。想象如何发展成具有良性创造的想象力,《美丽语文课》中有具体的篇目解读,其中也有很多课例可以参考,这里不多说。短短篇幅,就专门聊聊想象力与胡说八道的区别。
  这是奇妙与荒唐的区别。前面说“黄河之水天上来”,这是一句景物描写,“天上”这个词的妙处在于虚实相间,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作者用它来表现一种仿若高远又仿若眼前的感觉,前后无暇顾及,眼睛落不到一处,茫茫大水,滔滔连天,现实的感觉与想象的意境融为一体,此为用词的奇妙传神。但若我也来一句景物描写:“一只麻雀在天上翱翔”,那就荒唐了。翱翔,是在天空展翅盘旋,姿势舒展优美,而麻雀起飞,是快速纵窜的姿势,无翱翔的舒展,况且实在也飞不高,虽可展翅,却飞不出“天上”的豪迈气势。所以这样的描写长着个“好句子”的模样,却没有常识,没有逻辑,实属胡说八道。类似于这样拿“天上翱翔”来折腾一只麻雀的表达现象,很容易在孩子的作文里出现,但往往被视为“好词好句”,画上红艳艳的波浪线,——何况很多句子还是从书上“引用”来的。关于“引用”的问题,下回我另写小文。当孩子胡说八道的快感被绑架上了“作文优秀表达”的战车,孩子就真的会成为一名胡说八道的勇士,从而丧失了感悟语言美、培养想象力的黄金时机。而胡说八道导致的逻辑缺失问题,将会反映在以后考试中的阅读分析一塌糊涂。
  这还是奇思妙想与胡思乱想的区别。奇思妙想需要生活的土壤,源自常识,源自真情,源自感恩自然、关怀人性,源自爱,所以,奇思妙想的作品,具有鲜明的独创性,融有作者丰富的情感体验,容易引人共鸣,深入人心。胡思乱想多为记忆碎片的拼凑,僵化知识的杂交,有时看上去是神鬼仙魔,上天入地,貌似思维开阔,实则无道可循,逻辑混乱,唯制造了一堆热闹,过眼即忘。当然这不妨碍把胡思乱想作为情绪调剂,治疗郁闷或有良效。
  想象,胡思乱想,直接引发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并非一无是处,它本是孩子一份天性表现,有时可以诱发出奇思妙想,有时可以成为培养想象力的基础。但这就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然而水肯定不是舟。
  作文中的胡说八道为什么常被当做想象力来赞赏?是因为它的确具有想象的特征。这就如雾霾很像雾,实则没有雾的通灵曼妙,它是霾,要呛你的鼻,伤你的肺。胡说八道虽有想象模样,但本质上是“胡”,胡乱的,胡来的,一旦登上舞台,就会搅乱一部好戏了。
  延伸一点说,当胡说八道成泛滥之势,一个社会必然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你且看,脑袋一拍就圈地,良田尽失,嘴巴一张就挖沟,灰霾漫天。你再看,有毒的说成并无大害,悲催的说成情绪稳定,强求的说成踊跃参加,疯涨的说成积极调控。凡此种种,你说是想象力丰富呢,还是胡说八道呢?
  富有想象力的成长,不仅有成长的美丽,还积蓄着成长的力量。只在胡说八道的快感中成长,一不小心就会长成怪兽。而把胡说八道当做想象力来赞赏,就是误人子弟了。(爱普语文老师 王小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