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志明老师作品《故乡》

来源:    日期:2014-1-29    浏览次数1826

故乡

  十月的南方,满眼墨绿。
不是很习惯。在这样的季节,看到这样的颜色。终究不是南方人,在太阳早落,辰星却迟迟不见的江边小城过秋,确是生来首次。
或是秋风不忍心吹落道旁四季常绿的香樟树叶。哪怕叶子上,早已蒙了一夏的尘土,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葱绿,早已不是在秋风还是春风的时候,吹拂过的那抹鹅黄。秋风就是这样偏执,若在北方,早已满地黄叶堆积了。
北方的秋,来得早,来得长。秋的味道,似乎是要染透天,侵彻地。苍穹变得高远,大地亦开始干涸。秋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终是不过短暂的几日,然后就无踪可循。偶有几滴滴在身上,冰凉彻骨,仿佛不是来自夏末高温的天上,倒像是从地狱里度乱了轮回的凄鬼的泪。
秋风就在这时候吹起来了。湛蓝的天空常被黄沙染色;火烧云的名字也算名副其实,像模像样地霸占整个黄昏。似乎是一夜之间,整个世界就是那黄沙的颜色了。
昔日葱葱茏茏的青山,转眼间也就有了暮年之象。被绿色掩映的坚硬石壁,这会儿也露出土黄贫瘠的本色,为这秋风造势。攀附于它的藤蔓,叶子早已不知所踪,干瘪的躯干只能无力地抓附于上,任秋风摆布。
田野里的高大杨树,似乎也是一夜之间被秋风吹去了生机。干裂的黑色树皮包裹着不算硬朗的内心。叶子或许是有归根的念头的,但是无情的秋风还是将它们卷上天去,随意抛洒,漫天飞舞。之后,落叶归根,或成痴念。只是人们相信而已。参差的虬枝,确是刺向天空的,只是在秋风里,飘来荡去,终是徒劳。
玉米地里也只剩下叶子干透了的玉米秆,秋风一过,呼呼啦啦响起来。玉米不是杨树,便连向上的虬枝也不会有的,枯萎的天穗也还是被秋风吹散,呼啦啦地朝不知何处的远方散去,更是左右不了自己的。
远没有南方秋天的温和,但我依然还是喜欢这样萧飒的北国之秋。在凉意渐上的季节里,也算是附庸风雅地作了一联:天寒思乡念亦无可念。孩子们唧唧喳喳地对着下联,笑意盈盈的稚嫩脸上,满是我梦里找寻的故乡。
爱普专职语文教师:王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