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征老师作品《怡然自得》

来源:    日期:2012-10-1    浏览次数2917

怡然自得
  每次坐车经过这个小公园,都会看到一群上了年纪的人们在这里跳舞。
  他们,大部分并不是专业的舞者,不少的人还因为岁月的蹉跎,身体有些微的走样,不复年轻时或窈窕或挺拔的身材,但他们在各自的舞伴牵引下,扭臀摆臂,优雅地旋转,每个人都舞动得既快乐又认真。伦巴?恰恰?桑巴?即使对舞蹈一窍不通的我,也会在汽车驶过的匆匆的刹那间,脑海里胡乱的猜想一下。但这一瞬的猜测也会和匆忙的汽车一样,在脑海晃过就被甩到了脑后。
  许是没有那份怡然自得的心境吧。
  想来,开始的时候,这个公园,本没有这么多的人来跳舞的吧。第一个第二个或第三个,来这里跳舞,本是寻一种健康方式来锻炼身体,只是后来聚集了越来越多热爱这项运动的人们吧。载着来来往往车辆的立交桥下,公园里来来往往遛早的人群中,伴着距离不远处形形色色小贩的叫卖声,不在乎旁观者或不屑或诧异或羡慕的各色眼光,忘我地陷在舞蹈的快乐中,那是一种真正的放开自我的悠闲心境吧。
  又经过这里,惊讶地发现,这些晨练的舞蹈家们,竟穿着统一的服装。确切地说,还不能称之为统一,只是这里的女士们,都穿着一致的贴身长T恤,大红色,那种很炫目的中国红,离很远就能望见,像一片红色的火焰在舞动。女士们下身的穿着要求似乎没那么高,每个人都要穿着黑裙子,有的穿着过膝的长长A字裙,只是在旋转的那一刹才露出裙下的那一抹浅色丝袜;有的穿着齐膝的小纱裙,配着一条紧紧的黑色打底裤,一副很有年轻派的着装风格;还有的穿来了超短的蓬蓬公主裙,很有些非主流的味道,只不过再套上一条宽松的黑色长裤,就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但是谁在乎呢?就像不在乎有苍白的头发,不在乎爬上脸的皱褶,不在乎漫延到手臂的老年斑,一样的不在乎。人们都沉浸在愉悦的舞蹈中,踏着心中无声的节奏,优雅地摆动自己的手臂腰肢,默契地递接着舞伴的每一次回旋转身。
  车,已经驶过了,我还有点沉浸在刚刚的匆匆一瞥,那些跳舞晨练的人们的着装,暴露出这些上年纪的女人们那常年掩藏在宽大衣服下的臃肿身材,下垂的胸,鼓鼓的小腹,粗壮的腰肢和腿肚,这些岁月的沧桑一一显现无遗,但是,不得不承认,没有人因为这些,乱了舞蹈的步伐,斑驳了脸上的笑容,舞伴们都默契地配合着,我甚至能想象第一缕阳光铺洒到他们脸上时,映射出最美的微笑,不是那种朝气蓬勃肆无忌惮的大笑,而是那种经过时间沉淀的从容自得的浅笑。
  这样的微笑,从我的脸上消失有多久了?
  清明期间天气难得的好,恰赶上看樱花的好季节,而武大樱花又是高山上吹喇叭——名声在外,从没见过樱花的我了,自然是很想去参看一下的。然而提议才出口,朋友就给我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去武大看樱花的游人快把学校挤爆了,(参观的人比树上的樱花还多,游客都排到马路的人行横道了,)根本看不到樱花大道的落英缤纷的美景了,不去!霎时,似乎听到了我那满满的高昂情绪像个吹得鼓鼓的气泡“啵”的一声破灭了。
  去武大看樱花,对樱花本身并不感兴趣,只是不想回家乡后,被朋友问及“武大的樱花美不美”时,我陷入无言以答的尴尬境地。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去武大的决心有多么坚决,想,人山人海也是要闯,哪怕是在武大的门口转一圈也是好的。
  事实上,参观文物、游览名胜、踏青游玩、公园锻炼、逛街购物……这些本是为了让人们放松心情,娱乐自我的。
  愚笨的我,却本末倒置了,似乎生活永远在别处,快乐也是给别人的。
  想着公园里那些上了年纪,依然悠然地跳着让自己快乐的舞蹈的人们,一丝赧然爬上脸颊,觉得真是惭愧!
  那么,从现在开始,敞开心扉,享受快乐,品味生活,我想一切都来得及……

(爱普语文教师 吴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