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弘老师:语文教育需要君子之风

来源:    日期:2012-6-6    浏览次数2199

语文教育需要君子之风

君子这个词,在浮躁功利中显出了迂腐与落伍的迹象。比君子更悲催的词也有不少,比如小姐,已经从古典戏曲中典雅文静的地位沦落风尘,一副搔首弄姿自甘堕落的模样,万劫不复了。比如专家,基本上等同于满嘴跑火车、造假蒙人的江湖骗子,已被篡改为砖家,这砖字还是名词作被动词用,下贱到需要被拍上几板砖,人人见而诛之。如此之类,并不是词语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个浮华社会蔑视文字、糟蹋文字的结果。汉字的丰富意义,可以催生唐诗宋词的精妙文化,也可以滋生颠倒是非的文化流氓,这正如金子可以使人富裕发达而生大善,也可以使人欲壑难填而生大恶。
但不管时代如何面目狰狞,人性中的求善、求真、求美之心永远都无法被忽略。这是人类社会赖以获得平衡的基础,以避免像恐龙那样被灭绝的命运。古人已经模糊地感知到了这一点,所以提出了很多如何追求真善美的理念,甚至像庄子齐物论之类的观点,可能会左右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向。不过,由于时代的局限,传统文化中的很多观点,其出发点是维护皇权天命,滋润苍生要依赖君权神授。同样,时下的中国人仍然逃脱不了时代局限,体制内在隐秘的利益链决定了人们的生活观念,热捧公务员考试并非出于爱国,积极拉扯裙带关系并非出于热情好客。虽然传统文化重新被抬到高位,连最近颁布的国家语文新课标中也增加了背诵古诗文的分量,但回顾一下几千年的历史,再结合现实畅想一下未来,只能说,今天天气很好啊。再放眼一看,果然就看见明亮的阳光,在叶脉,在蝶翼,熠熠生辉。社会的美好细节的确需要主动去发现,能发现的人,大抵受了些君子之风的影响。
常有人说我是理想主义者,我接受的。理由是,一个人除了吃喝拉撒睡,还是需要一点精神上的追求。时代局限总让实用主义者主宰了物质文明,却总让理想主义者主宰了超越时代的精神文明,看历史似乎是这个规律。再者,见证了身边太多的家财万贯或位高权重的人,白天黑夜颠倒,人前人后换脸,活得累,活得难受,我深表同情。虽然我不敢妄称君子,只是心向往之,但还是庆幸现在做了语文教育这个事情,功利中有纯粹思考的空间,浮躁中有安静的幸福。
语文是一门杂课,比如前面这些文字,我一直在说语文,但你或许觉得,我在说别的。如果把话题收拢到语文教育专业上,其实就是在说题中的观点。语文教育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同样脱离不了时代局限,但若只能被局限,就会如历代教育一般做了愚化、奴化的工具,尽管这也许不是历代教育者的本愿。所以提出语文教育需要君子之风,看重的是母语文化对人性的影响,这种影响会延伸到一个人一生的幸福。从事语文教育,我固执地认为,帮助一个孩子形成获取一生幸福的智慧和心境,比振兴国家重要得多。
我并不喜欢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理想主义,更喜欢周敦颐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直面现实的理想心态。语文教育不能躲进小楼成一统,必须是落实在生活细节和社会实象中的语和文。现实中被功利奴役的心灵并非拒绝君子之义,而是没有体会到君子之义带来的心灵愉悦。深陷功利的教育所表现出的逐分、逐名、逐利,并非教育的本质,而是扭曲、变态的病态教育,饱受诟病是必然的。天下父母之所以对此提出批评、深表忧虑,是因为内心尚存对君子大义的幻想。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若没有一点君子之风,就注定病态教育将一直持续。当然人各有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这句话,放到哪个时代都是箴言。
中国关于君子的古义十分复杂,各有各的理解。结合眼下的教育,先引用一条来古文今释一下。比如“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意思是君子对谁都一样好,不因私利择友,而以天下为友;小人则专门结小圈子,拉帮结派,排除异己。对比看一下现在教育领域的风气:有的老师只喜欢乖巧听话、迎合自己的学生,不喜欢调皮捣蛋、个性张扬的学生;有的老师对家长底细摸得一清二楚,有钱有权的就巴结,贫穷老实的就欺负;有的老师对成绩好的学生宠溺有加,对成绩差的学生嘲讽打击;有的老师专门把班上的学生分成不同圈子,还要用座位、组别区分开来,人为制造学生之间的隔阂……这不是比而不周么?有这样的老师站在讲台上,教育怎么可能不病态?
是的,我还是在说语文。语文是用语言描绘出的文化、文明,以文化心,以文明理,就是语文教育的目的。君子之为虽然没有追功逐利来得实惠,却是天下父母内心那点幻想得以留存的强大力量。人类若失去对美好的幻想,生命是否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语文教育需要君子之风,一是因为语文与生活、与做人的联系密切到相融的地步,二是可以引导孩子不仅能发现社会的美好细节,而且能真切感受到真实的美丽。出淤泥而不染,且能将淤泥当做肥料,濯清涟而不妖,还能将清涟视为享受,此莲乃真君子。想想在浮躁功利的时代,能从那淤泥和清涟中脱颖而出还能香远益清的,没有这真君子的修炼,还真不成。
 
作者:爱普语文教师 王小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