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弘老师:速成作文制造的心灵危机

来源:    日期:2012-6-6    浏览次数2449

速成作文制造的心灵危机

对于需要长期积累和真情实感的作文而言,速成作文本身只是一个笑话,适合在一个笑话流行的年代生根发芽,不过当短平快阅读以信息技术的名义泛滥成灾的时候,笑话很容易成为全民阅读主体内容。这不是笑话本身的错,哪个时代、哪个社会,都需要笑话,只不过靠笑话活着的时候,笑话之外的东西就成了另类,生存状态被逼迫着向整齐划一的逐利方式靠拢,能抱着一本经典静静阅读却不能赚钱赚到盆丰钵满的,大多会被嘲笑为迂腐呆子,这才是悲剧。
学校作文存在的意义,在于强化对母语的理解、运用和发展,也在于通过这样的形式来帮助孩子品味语言,修身养性,培养审美,开启智慧。速成作文标榜的目的是考试,很多孩子在死灌硬压的教学中丧失了作文能力,考试中作文占分又比较多,就想着有一种速成的、高效的得分手段,这是缘木求鱼的想法,但在一些惟利是图的商人眼里就成了一种商机:有需要就有市场,这是生意经。商人的本事,就是告诉你,你需要的,他肯定有,缘木求鱼是可能的,时代不同了,鱼儿真的上树了。只是,当习惯了将在树上风干的鱼的尸体当做鱼,水里的鲜活便成了妖怪。
速成作文的得分秘诀是将孩子当做一台机器,事先设定好各种形式碎片,诱导孩子到考场中上去拼接。所以,一般都会强调考试作文得高分的几大主题,几大结构,几种语言风格,甚至于几种开头结尾的方法,哪几个细节、哪几个材料分别可以对应哪种主题,等等。这些纯属对作文恶搞的机械排列之法,却常被冠以高级专家、特级老师、优秀教师的发明创造,打扮成权威摸样,出来吓唬老百姓。——这依然是生意经:我们很多人对待权威的心态,是膜拜,而不是平视,但事实上权威只适合耍耍权力的威风,与平等、平静、平和的学术研究其实不沾边。当然,速成作文原本就不是研究学问之道,虽然通常可以假装出一个威风八面的权威气势,却培养不出孩子的得分实力,只能将得高分变成一种侥幸,祈祷可以碰上一个恰巧喜欢空话套话假话的阅卷老师。这和买彩票的心理是一样的,虽然希望渺茫,但毕竟有人中过奖,一夜暴富的神话比泡沫消失的现实更能打动人心。
但孩子毕竟不是机器,作文也不是拼接游戏。真正的作文能力,表现在有真挚情感,有独立思想,有独到见解,有独特文采,有个性特征,等等。这些能力对应的,就是高考作文的评分标准,这些标准是分明把考生当成鲜活的人的,但误人子弟者硬生生把孩子整成了机器,还要叫嚣应试的僵化死板,这是语文教育领域一个比较大的笑话。面对一个高考作文题,可以审题选材、扣题构思、点题立意,本是最基本的逻辑能力,倘若从小就有正确的训练,又是日常用的母语,哪有达不到这种能力的呢?可惜我们的教育从一开始就陷进功利,越陷越深,直至完全偏离了能力训练,功利教育最终腐烂,速成作文于是有了滋润的土壤。
以格式化、模式化打底的速成作文,在僵化教育的进程中给了孩子最后致命的温柔一击。本该独立的心灵更加万劫不复地坠入虚空,迷失自我。当然,这样的人将来也最容易被诱惑,被逼迫,被激怒,被异化,或者成为最想去个体化的体制中最安分守己的一份子,接替着推动驴拉磨式的国家进程。如果一个国家长久地不能探索出一个可持续向前发展的良性模式,与母语文化被羞辱后的自甘堕落有很大关系。
我在《美丽语文课》的序言里写了这么一句话:一代又一代,体制变迁中功名利禄的纷争,受了伤害的语文依旧鲜活如新,受了伤害的孩子却一辈子也站不起来了。这句话有很大的理想主义成分,姑且来当做这篇小文的结尾吧。我还是相信,理想不灭,鲜活的语文总还有迎来春天的机会。
 
作者:爱普语文教师 王小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