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弘:教给每一个孩子作文的智慧

来源:    日期:2012-4-26    浏览次数5809

 教给每一个孩子作文的智慧

                                       ——《美丽语文课》作者王小弘素描

  
        王小弘,现为武汉市爱普文化教育总校长。
        2002年一个零下9℃的冬天的早晨,在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从事多年《少年文艺》杂志责编工作的沈飙老师接到了一本奇怪的童话书稿,书中一个名叫“春天老师”的主人公带着一批孩子上下求索,在传统教育的层层迷障中探寻作文的源头,在一次次传统势力的荒唐离奇的打击下,甚至美丽的作文仙子为此香消玉殒,春天老师也没有放弃,终于使作文仙子重生为快乐仙子,建造了一个属于孩子自己的美丽的作文天堂。沈飙老师被书稿中作文教育的智慧打动了,作者对中国作文教育深入全面的思考、理性睿智的扬弃以及拯救孩子的责任、勇往直前的斗志,让一直为中国少年儿童搭建文学精神大厦的沈飙老师感慨不已。经过深入了解,沈飙老师进一步感知了作者的作文教育理念,这是一套站在孔子、刘勰、叶圣陶、陶行知等人的肩膀上的教育理念,作者一直坚守在三尺讲台上,将最伟大的教育思想和最现实的教育规律相结合,跑在了中国作文教育改革的最前沿。在2002年国家语文新课标(试验稿)出台时,作者已经在教育实践中形成了一系列完整的作文教学体系,作文教育从每一个平凡的课堂细节中散发出了惊人的魔力,为孩子创造了一个作文的春天。
        于是,这个冬天走到尽头的时候,24万字的《作文魔法书》出版了。这是国内第一本以童话体裁写作的作文理论书,一种全新的作文理论以孩子的方式走进了孩子的心灵世界。安徽工业大学的俞锦超教授这样评价:“在《作文魔法书》这部专著中,作者提出了‘融合法’的新思想,对传统的‘主题先行’作文教学观勇敢地提出了挑战。”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戎林看了这本书以后,激动地说:“写作本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如果一个孩子认为这是天大的痛苦,那就去读读《作文魔法书》吧。”从这一天开始,“作文魔法”四个字春风一样刮过了大江南北,中国作文教育出现了一片耀眼的新绿。
        这个作者就是王小弘,一个像春天一样温暖着孩子心灵的老师。

 

一个作家
        1970年代初,王小弘出生于皖南山区的一个小山村里。村前翠竹,屋后青松,朝看晨雾,暮观晚霞,清醇朴素的自然,在这个大山里的孩子心里种下了文学的梦想。1987年,他发表的第一首诗《龙的脊梁》,就是写了小山村前面的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山路。王小弘沿着这条山路走出了大山,携着大山的伟岸与质朴,走进了文学的怀抱。
        或许因为父亲是一个老师的缘故,初中毕业时,王小弘梦想当一名老师,没想到阴差阳错地被合肥商业学校录取,学了商业经济专业。不过,这并不影响王小弘的文学追求,他开始以“天竹”的笔名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毕业以后,他连续创作了反映我国改革开放以后道德建设问题的中短篇小说,如《我的朋友平桥和佳青》、《无家可归》、《告诉我什么有意思》、《红尘》等,被《小说月刊》、《短篇小说》、《小小说世界》等杂志发表,其作品先后获得河北省作协文学院优秀作品奖、鲁迅文学院中国作协新人新作奖等,他也因此先后加入了诗歌协会、作家协会等专业团体。可以这么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王小弘正意气风发地行走在文学创作的专业道路上。
        然而,一次市中小学生写作大赛的评委工作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一个老师
        那是一次市级比赛,面对在城市里接受良好教育的孩子写出来的比赛作文,从小在乡村里自由成长的王小弘惊讶不已:语言套路化,作文模式化,看上去像模像样四平八稳的学生作文,在满纸华丽的句子背后,竟然找不出一两句可以真实地表现孩子自己内心世界的文字。王小弘以一个作家的敏感意识到这后面隐藏着的巨大问题,开始广泛接触学校教育,深入学校语文课堂,与学校老师进行大量的沟通交流。看到作文教育已经成为老师们语文教学中的一个顽症,他痛心不已,决心要去探索一条改变这种困境的道路。
        他开始在自己工作的青少年宫里开设作文班。先招了一个高中生的班,半年下来,就有学生在全国青少年文学创作大赛中获奖,学生的小说与散文被选入冰心题名《中国小作家》系列丛书,然而成功者只是少数,大部分高中生虽然作文水平有所提高,但并没有彻底解决作文问题,无法改变从初中带来的思维惯式。于是他重招了一个初中生班,仍然只是半年时间,学生就在世界华人少年写作大赛中获奖,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但是王小弘看到的是本质:成功者仍然只有少数,大部分孩子无法在作文中启动真正的创造力,并没有彻底解决作文问题,而影响他们进一步成功的,是从小学就形成了的思维惯式。第二年,他就招了一个小学四年级的班,试图从源头找到作文教育的秘密。
        在这期间,他接触了叶圣陶、陶行知等现代教育大师的理论,不仅汲取了大师的营养,还被教育家们投身教育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同时,他结合《论语》、《文心雕龙》等优秀思想,参悟了《教育学》、《心理学》等科学理论,整理了自己的写作实践经验,从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出发,将作文教育与知识教育、智慧教育、能力教育、发展教育、想象教育、艺术教育、做人教育等融为一体,在教学实践中提炼出了一套独特的作文教育理论。这套理论基于古今中外优秀的文化基础,针对现实生活中孩子的思维发展现状,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有一次,《中国少年报》主办一个全国中小学生作文大赛,为了检验教学效果,他让班上学生将一次家庭作业的作文抄誊了投寄去参加比赛,结果100%获奖,引起了业内人士的震惊,因为那次大赛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4万多份稿件,只评出了300多篇获奖作品,总获奖率不到1%。

  王小弘在《小学教学参考》上发表作文教育论文时这样写道:作文教育要“以尊重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和个性为前提,以肯定、启发为手段,以引导、创新、释放心灵为目标,变写作文为体验创造的乐趣和进行心灵与情感交流的途径,使写作文成为孩子生活的大河中一条充满情趣、洗涤心灵、净化思想的清澈支流,于不动声色间成为孩子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或许就是他对作文教育最质朴的理解。

 

一个记者
        王小弘成功了,但是他创造的这一套作文教育理论是否具有可操作性呢?他一边在《安徽青年报》和《皖江晚报》上开辟作文教育专栏,直接为孩子的作文问诊把脉,一边开始试着培养老师。很快,招聘来专门从事作文教学的一批老师脱颖而出,在他全心全意的传授中,老师们渐渐掌握了作文课堂独特的驾驭技巧,用真心与孩子交流,用真情与孩子互动,用智慧与孩子探讨,用爱与孩子一起感悟生活的本质,成为了孩子们最喜爱的老师之一。
        然而王小弘并没有满足,他试图将他的作文教育理论传授给更多的老师,试图可以将中国作文教育从华而不实的形式主义中拉出来,试图让中国每一个受作文困扰的孩子不再为作文而忧伤。虽然他知道,做研究做学问,有很多大师可以默默地给他帮助,推广的时候,却更多的要面对错综复杂的现实,这或许是一种现实的悲哀,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他应聘到安徽芜湖一家报社作了记者,开始对这座陌生城市的教育进行详尽了解,陆续发表了《“生源大战”烽火再燃》、《芜湖:能否打造书香城市》、《芜湖诗歌:在“夹缝”中制造快乐》、《第四只眼看芜湖教育》等大篇幅的专题报道,在芜湖教育界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浪。同时,他没有停止对作文教育的一线教学研究,深入芜湖各学校开展作文教育专题报告,并在政府网站上开辟专题,义务传授他的教育理念。他在想,多一个人理解了他的理念,就可能多一批孩子受惠。但是,忙忙碌碌的工作的确分散了他的精力。

一个朋友
        2005年8月,王小弘来到武汉,重新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作文教育事业中。
        问:你为什么要选择武汉?
        答:(笑)因为武汉不单是一个武之汉,更是一个文之汉。
        问:有媒体称你是传统作文教育的挑战者,你否定传统教育吗?
        答:不。对于传统教育,我没有挑战,而是扬弃和发展,没有优秀传统的基础就没有优秀未来的发展。我挑战的是一些错误的作文教育现状,挑战的武器恰恰是在优秀传统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观念新方法。新中国以来我们的作文教育总的来说一直在一个又一个的误区里折腾,可能还不能被称作传统。
        问:你认为作文教育的误区主要是什么呢?
        答:功利。不论校内还是校外,作文都成了一种追逐功利的工具。这必然导致老师只能将精力放在少数优秀生身上,用获奖来证明作文教学成绩,结果大多数孩子成了牺牲品。
        问:你认为这是老师的错吗?
        答:不是。我们的老师大部分都非常努力,但是他们没有时间去做研究,他们被更多的形式主义的东西捆住了手脚,在繁杂的工作中成为了一部教学机器。他们的心很痛,但是他们无可奈何,只能这么做。
        问:那么这是考试制度的错吗?
        答:(笑)你挺爱揪错。如果不考试,又怎么知道孩子的作文水平呢?我教的每一个孩子都要去参加考试,而且我要他们考得最好,考进最好的学校,考上最好的工作,考出最美的人生。你知道,在现代社会,孩子一生要经历多少考试啊,没有考试能力怎么行?
        问:有人说你作文教育不仅可以使优秀的孩子很快出色起来,还能改变每一个普通的孩子,这是不是有点夸张?
        答:夸张?是啊。没有来接受这种作文教育理念的,我肯定没有办法提高他的作文能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没有办法改变每一个普通的孩子的,这是夸张吧?
        问:那你有什么能够说明每一个来接受教育的孩子就一定可以提高作文能力呢?
        答:因为我的教育理念遵从的是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近乎自然。举例说吧,如果优秀作文的标准就是一座山,你要带领孩子们攀上这座山,一面是峭壁悬崖,看上去直奔目标,事实上能爬上去的孩子微乎其微,而另一面是延绵数里近乎平地的缓坡,会不会有孩子爬不上去呢?我走的就是缓坡那一面。

  问: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有这么多的时间啊?
        答:需要多少时间呢?每一个孩子的基础不同,他们需要的时间就不一样,蹒跚学步的孩子走得慢一些,身体强健的少年可以大步流星,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不可能再长。但是可以肯定,真正作文能力的提升绝不可能是一个短期行为,什么60小时改变作文命运,30天走出作文沼泽,都是吹牛。
        问:听说你的作文教育不主张技巧,没有技巧孩子怎么写出作文来呢?
        答:不是不主张技巧,而是不主张以技巧为主。作文技巧是什么东西呢?开门见山、首尾呼应、转承启合、点面结合,或者什么明线暗线,单线复线,移步换景,引议联结之类,除了让孩子发蒙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技巧都是人们在成功作品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本身是一个高度概括的逻辑过程,以形象思维为主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得到呢?所以孩子的作文是在生活经验和基于生活的丰富想象的基础上写出来的,作文技巧不过是孩子在作文基本成型以后的初级需求,没有成型的作文基础,根本就无法奢谈技巧。
        问: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与别的专家有什么不同吗?
        答:(笑)如果那个专家是个女的,我与她性别上不同;如果那个专家已经老了,我与他年龄上不同;如果那个专家认为自己是个专家,那么我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更愿意自己是每一个孩子的朋友,每一个家长的朋友,每一个老师的朋友。

(稿件来源:非凡作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