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我的学生

来源:    日期:2012-2-27    浏览次数3136

 

我和我的学生
 
从今年6月份起,我的身边开始围绕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看看和他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日子,发现每一天积聚的点滴平凡,竟可以瞬间在心头渲染出一大片的幸福与自豪。
         哭泣的小男孩
      初次见他,是在暑假。办公室里,他沉闷在爸妈身后,只顾低着头,一声不出,对我的突然闯入毫无反应。这时,他爸妈正在向陈老师咨询爱普语文教育理念。当接下来谈到家庭教育问题时,他猛然蹲下,往桌子底下钻,爸妈一边吼道:“快出来!”一边顺手揪着他的衣服把他拎出来。陈老师立马打住,开始安慰他。他两手紧紧抓住桌边,瞪着墙,撅着的嘴巴是侧面最明显的曲线。随即,地上便出现了三五滴湿湿的印迹。他哭了,小胸脯气得一鼓一鼓的。陈老师当场开导了孩子并教育了家长,但他走时,眼睫毛上还挂着一粒粒闪光的泪痕。
     为什么我突然闯入,他不好奇地看我一眼?为什么谈家庭教育问题时候他就会往桌子底下钻?为什么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会如此敏感?一系列的问题顷刻间塞满我的脑袋。
     我请教陈老师,她讲完孩子的情况后又意味深长地说:“语文教育不仅是教知识,一个孩子的性格、心理都要一步步去把握与调整,这是一个长期过程,秋季他上三年级,是你的学生。”
     我不由得紧张一下,随后又有些期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期待?也许这是一个语文老师的惯性,每个人都愿意成为一个影响他人的人。
         调皮却懂事的小男孩
      奶奶的打骂,妈妈的娇宠,奶奶与妈妈为如何教育他而进行的争吵,使他变得胆小,敏感,这样的孩子遇到使他轻松的环境,往往会比别的孩子更兴奋。
     第一节课,气氛轻松,每听到高兴处,他都会在同学的笑声中“呜”地学一声狼嚎。看来他已经喜欢课堂,不过这样的做法影响了课堂纪律。我两次玩笑式的提醒后,他出乎意料地在哈哈大笑中变成了课堂上的乖孩子。
     我还知道这样的孩子需要肯定,尤其是在经常否定他的人面前。第二次奶奶送他,我把他纪律方面的进步如实告诉奶奶,并情不自禁地夸了两句。站在旁边的他,睁着眼睛认真地看着我,那眼神中,分明闪烁着自豪与快乐。
       以后再来上课,他都会调皮地从背后拍一下我。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总会冒出一种芬芳,我知道,这种芬芳叫做师生情。
         我差点犯了错误
      之后的每次上课,我和他眼神的碰撞总是那么轻松与美丽。学校的趣事,他总在下课时挤在同学堆大声告诉我;班长职务竞选失败,他也在放学时伤心地对我轻轻说起  ……
      但是最后一次作文修改,他竟然没按要求修改,而是重新写了一篇。当他把作文交到我手上时,我竟有点生气,第一次写得挺好的,干嘛换一篇写呢?
      不过,我要先弄清楚原因。他仰起头:“老师,你的评语中不是说文章写得有一点平淡,少了一些想不到吗?我想了想,觉得修改不好,就又写了一篇。”
      面对他这句话,我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他如此努力,只因我评语中“平淡”两字。我的鼻子有点酸,面对一个八、九岁孩子如此的信任,我觉出了更沉的责任。
      我弯下来抚摸他的头:“写得很棒!可以收拾东西回去啦!”他一举胳膊,“耶!”了一声,转身收拾书包。看着他那拥有成功的幸福样子,我在心里暗暗庆幸,幸好没打回去让他重写,我差点儿犯了一个错误。
      一个班上的孩子,每一个都有特别的成长环境,每一个都需要我去特别地呵护,培养他们的语文情怀,积蓄他们的成长力量,有时候觉得很累。但一听到他们围在身边叽叽喳喳,立刻就鸟语花香了,明白自己就生活在春天里,这播种的季节,来不得半点懈怠。   
(爱普语文 孙倩倩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