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座古城到世界的距离

来源:    日期:2012-2-27    浏览次数3328

一座古城到世界的距离

颠簸了将近半天之后,歙县浮现在我的眼前。

歙县是著名的徽州古城,前一次来还是在4年前的暑假。那时候歙县初显繁华,一边是有少许新派建筑的新县城,一边是恢弘古朴的徽州古城,高楼加上雄伟的城墙,还有山清水秀的衬托。印象中的歙县,称得上是人间仙境,是从天堂下落于崇山峻岭之中的一粒珍珠。

这一次来,感觉不一样了。

刚进入县城,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但却不是一种对家乡的熟悉,而是我平日居住的高楼大厦之间飘渺着的水泥与钢铁杂糅的城市之气。

眼前完全是一座沉浸于现代化之气中的蓬勃发展的都市。

原先乡村公路两侧的徽派建筑被一栋栋豪华气派的大酒店所代替,街道两旁张灯结彩,叶已落尽的树上挂满了刺眼的红灯笼,冒充丰硕果实,过年的气派一点也不输给大城市。若是不明就里的人冒失闯入这座小县城,说不定会以为到了一个发达的沿江城市而激动不已呢!

徽派建筑少了,花里胡哨的西方建筑代替充当了县城的脸面,耸立在街两侧被过往的旅客检阅着。

不过,歙县应该是这样吗?这座闻名于安徽境内的百年徽州古城应该是这样先进,这样发达吗?

沿着街走一遍,被一种现代化的商业气息彻底包围了。屋顶上的大广告招牌、繁忙得到处乱窜的公交与出租车,与大都市的风景无异,但这里是歙县,一座山清水秀但规模不大的皖南小城,大都市的豪华奢侈和快节奏的生活让它明显承受不了,歙县正竭尽全力将一种现代化都市装得比较像。

所幸,人心的冷漠和人们对生活漠不关心的态度还没有扩散到这里。你走在街上,看到华丽的大广告招牌,绚丽的刺眼的霓虹灯,生怕会碰到一个被大城市同化的冷漠的歙县人。但当一个普通人与你擦肩而过时,他仍然会对你报以真诚憨厚的笑脸。这笑脸,很可能会成为维系着歙县与古朴的江南小城的最后纽带。歙县,是不是正站在一个面临艰难抉择的十字路口?

在中国看来,发展快似乎有利无弊,而且确实给歙县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是歙县的经济效益和整个中国的平均经济发展水平还是差异太大了!再说,并不是每个城市都需要迅速的经济发展的。

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大片大片的富豪之城,同时也需要秀美如画的小城市。好比一个富人腰缠万贯,若是没什么精神追求,那也不过是个富有的大老粗罢了!富裕的城市是中国未来的基础,所以。也许中国历史遗留的美好就全部寄托在美丽的小城市身上了。

遗憾的是,我们太急功近利了,用一副十分关注中国未来的样子心安理得的将风景开发成金山,让工业的文明遍布烟雾缭绕的群山,落满鲜花盛开的山谷,横跨纵横沟壑的秋原,经济随着各种短视产业一路高歌猛进,像学校老师对待差学生那样将一切与经济增长无关的东西统统踩在脚底。

但我们的文明怎么办呢?我们五千年的华夏文明怎么办呢?这些年我们对外展示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多年积淀的巨大历史文化遗迹。当我们为了经济舍弃一切后,我们在对外介绍这有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的时候,我们得到的反应是什么?外宾紧锁的眉头和眼神里对这一片林立的黑烟缭绕的工厂的厌恶?对这崭新而冰冷的高大建筑的漠然?对大地上没有一根洁净的草,没有一只自由的鸟的迷茫?或又是对这个除了钱就一无所有的民族的嘲讽?

当我们耗尽了所有的历史资源后,当我们彻底失去了五千年传统之根后,我们还拿什么与别人“炫耀”,还有什么自豪的资本。倘若若干年后,我们的后代面对着历史书上对中国的后现代文化缺失的质问时,那会有怎样的窘迫?若干年后,我们的漂泊在国外的后代回到中国时看到的不再是温暖的笑脸和秀丽的江山,而是匆匆掩鼻而过的路人和污垢遍地的工厂时,那会有怎样的沮丧?

所以,让我们再来看看歙县这个相对而言仍是净土的江南小城,这个良知和热情还没有泯灭的美丽的皖南江镇。我们应当救救这个小城,趁着这里还没有完全被商业和利益侵吞,趁着这里尚存着中华文明之灵,依然有着一个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民族所应有的良知和道德。

这是我所能看得见的。歙县那条流淌了几千年的小河仍旧安宁地流淌着,尽管歙县也搞房地产,这里的房价也被逐渐炒高,但是这里的人类还没有向小河踏出那代表利益的一脚。我想起曾经居住过的城市武汉,那里为了房地产已经埋掉了原有的三分之一的湖泊和水塘。而且仍没停下开发的脚步,若是那些新增的土地用完了,我想,剩下的水域还会继续遭殃!尽管此刻站在山头,放眼望去,歙县也是一片“大建设、大发展”的派头,高楼遍地,远处的楼房向大山里蔓延,但是小河依然没有受任何影响,千百年来的自然规律在这里默默维持着平衡,既是向下游那些经济大都市顽强地展示着自己的自然和淳朴,也是在表达对这里的人们的感激与思念,可千万不要破坏这片仅存的宁静呀!

歙县越来越远了,但是那往日的景色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如今的高楼耸立的光鲜,当地人真诚热情的笑脸,山村小路旁的婆娑树影,静静流淌的河流夜晚的沉吟,渐渐掩映了我的记忆。歙县,会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

一座古城到世界的距离,可能只有一条小河的宽度了。

高一 王子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