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我遇到了你

来源:    日期:2012-2-27    浏览次数3028

当我遇到了你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想重新选择自己的父母?”你突然发问的时候,天空正飘着微冷的秋雨。那时我抬着头,感受细雨抚面的轻柔,那雨突然间就冰冷无比,瞬间冻僵了我的脸,让我一点表情都做不出来。

我沉默地打开了房门,关上。不再去看你脸上企盼的双眼。“我想吗?”黑暗中,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是的,我想。”我想拥有一对能让我从小就无忧无虑的父母;我想拥有一对能让我不费丝毫力气就坐拥万贯家财的父母;我想拥有一对能让我在别人面前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的父母。至少,不会象今天这样,面对因高涨的球场费用踌躇半天的你,最终只能无力地说出一句:“我们回家吧!”

天空飘着微冷的秋雨,我坐在电瓶车后,一言不发,你微笑着试图打破这沉默的僵局。“中午吃了些什么?”依旧是你温和的话语,我没有搭理你,那一瞬我想起的只有叔叔从钱夹里拿出三千多块的豪气。相形之下,手里紧握着七十元的你显得是那样的苍凉与悲哀。“中午吃得怎么样?”你依旧是锲而不舍地询问。心倏然的颤抖起来,我开始迟疑了,开始犹豫了,望着你高大坚实的背影,听着你激动略显颤抖的嗓音,我真的好想装成没事一样,轻快地回答一句;“嗯,我吃得很好。“真的很想向你撒娇:“不嘛,我要吃你亲手做的酸菜鱼汤。”可是那些声音,那些渴望却被我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得不到释放,宛如囚困在空气中的鱼,无声的绝望。是的,我还在埋怨,我还在厌烦那贫穷的悲哀。是对我的沉默而感到伤心了吗?你竟不再言语,只是暗自地将车踩得飞快,身子缩得更紧,偶尔默默回头看着我的眼神,也宛如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不安地等待着父母的责罚。

十年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啊!你不会早上六点就从床上爬起,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为我准备早餐;你不会日复一日地坚持陪我打那让你身心疲惫的羽毛球;对待我的无理取闹,你更不去宽容地进行“冷处理”。相反的,你会用你的拳头让乖张的我闭嘴。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柔情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学会了包容与忍耐?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默默注视起我的背影,时而微笑时而蹙眉,你是不是也像朱自清的父亲那样,为这个时常让你烦忧的女儿而心碎?

你知道吗?当看到你为了在我面前展示自己强大而弄伤手指时,我有多么的心痛!就因为我对别人球技高超的吹捧,就因为我对你球技的怀疑,就因为你的女儿对你的那一丝的不满,你竟奋力挥动羽毛球拍,因为你想让我看到其实你也很强大。其实我应该为你而自豪。那一刻,你的表情坚定而自信;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眼中闪现着从未有过的光芒。羽毛球应声过网,飞得那么高那么远,偌大的羽毛球场似乎还回荡着你击球时轻脆的回声。是的,你成功了,你成功地达到了我所谓高超球技的标准。我激动地转过身想夸赞你打得很棒,却只看到你弯腰痛苦的表情,那一奋力的挥拍,连带着将你手上的皮拉下一大块,血一滴一滴的从伤口处渗出,越来越快,五指连心的痛,五指连心的苦,你却丝毫不在意,没事人一般笑着:“怎么办,破了这么大一块,回去你要好好帮我包扎一下!”好像一个急切着渴望着得到父母奖励的孩童,渴望而满足。

我还能有些什么奢望呢?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自己女儿面前流露出如此的柔情,当一个铮铮铁血的汉子肯为自己的女儿忍受那无聊的责骂,当一个身心疲惫的父亲肯日日不休地陪自己的女儿做那单调辛苦的运动,当一个父亲肯为自己的女儿改变自己时,那虔诚的表情仿佛一只夜鹰,疲倦的歌唱,只为博那人舒心的一笑,我又哪还有半点的不满与厌倦呢?心早已被这浓稠的父爱所填满。

金钱,权力,这凡世的种种,注定是我们带不来也带不走的光环。如果可以,我愿用这一生去为你,为自己打造这光环,而我的心,不会为它有任何波澜,无论他有多么耀眼,灿烂。因为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因为当我遇到你时,心早已被填满。

高三 习作

点评:

如果作为命题作文,此文有题意不够突出的问题,并不是这个角度不行,而是内容上没有突出题目中包含的“缘”之意,只在结尾处勉强扯上一点关联,显得生硬。

从整篇文章看,第一,细节不够丰富,至少没有表现出我的个性来与父亲的对应,因此父亲这个人物形象显得单薄。第二,父亲关心我的时候,缺少我的反应以及父亲对我的反应所持的态度。第三,条理有点混乱,争取能理出一个秩序来,可以埋下一条线索,按照线索组织材料,使文章清爽起来。此文整体显得乱,必然影响主题的表达。第四,文中有些句子抒情过度,破坏了此文的整体美感。此文写的父亲,从内容上看,是一个朴实的父亲,所以行文要注意多运用朴实的细节,少用纯粹抒情的笔调。第五,结尾可以回答一下开头的问题,当然以什么样的方式回答,最好能设计一点形象。(王小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