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闹

来源:    日期:2012-2-27    浏览次数3106

静·闹

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我家门前的那条街就热闹起来啦。随你走到街上的哪一处,耳朵都不会闲着。

最先响起的肯定是菜农们的拖拉机声。一捆捆还未睡醒的蔬菜迷迷糊糊地被摆上货架,新鲜得还未甩掉身上的晨露。那些凌晨就爬起来摘菜的菜农们,此时见不着半点儿倦意。他们总是笑呵呵的,像是要嫁女儿的父亲,在他们眼里,那鲜嫩得滴水的蔬菜是他们殷殷的希望。在我看来,菜农们是最幸福的人,从不缺少希望的种子,也不缺少希望的果实。

酒店里的公鸡,打鸣很少有准时的。不知是因为关在笼里太久,还是知道自己既定的成为盘中餐的命运?那叫声吊嗓子似的,凄惨刺声,完全没有乡间公鸡打鸣的高亢嘹亮与活力。这些鸡,大多生来就处于牢笼之中,人们给它好吃好喝的,目的就是它的性命。看来天下没有“免费”可言,有的人被一些所谓的“免费”迷惑,却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坠入了“免费”这个陷阱,付出了更高的代价,比如财富,比如尊严,甚至身家性命。

八九点钟,街上便排起了长龙,一辆又一辆车以乌龟的速度前行,有时干脆彻底不动了。而使得百十辆车愤怒地鸣笛的原因,通常是两辆车因为方向不同而各不相让。人也真是奇怪,明明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却都希望退让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于是,这句老祖宗传下来的俗语,在滚滚车流中被碾得七零八落。

午后两点。世界稍稍安静一些,温度达到一日中最热情的时候。这时候的街上人少了许多,有的人要午睡,有的担心阳光会伤害皮肤。于是,太阳的热情受到了冷落,它就同人们一样,变得慵懒。

街上的夜晚好象才是最闹的时候。许多人涌出家门,涌进娱乐厅。他们在黑夜中可以毫无顾忌地大笑大叫,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挥霍着自认为一文不值的青春。灯红酒绿中没有明亮的太阳,月亮星星的光辉被浓妆艳抹的灯光掩盖得严严实实。于是有的人在黑夜中找不到光,便迷了路,失去了方向。

似乎只有家最安宁,有最朴素最简单的陈设,爸爸妈妈的絮语,顽皮好动的小猫咪。然而,喜爱刺激的我们是不恋家的孩子,在纷繁嘈杂的世界中被各种各样的声音所困扰和迷惘,直到困倦、饥饿、寒冷的时候,才猛然记起家的种种好。

一天之中,有万千种声音从耳畔掠过,能让人注意的却少之又少。倘若能再多留意些乍似平常的声音,便可以发现其中蕴含的奥妙,比噪极一时的声潮厚重得多。

在静时,我们渴望街中的闹;在闹时,我们又依恋家中的静。我们都是离不开静与闹的人,但要记得在纷乱中找出自己的声音,这样,无论在哪里,都会认得出一个清晰的自己了。

初一 刘季云